2006年一张神秘中国古代地图展出图中内容引西方媒体高度关注

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这是跟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一样的常识。但如果突然有一个人告诉你,其实最早发现美洲的人不是哥伦布而是中国明代的郑和,你会做何感想?会不会觉得这个人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但在英国一位名叫加文·孟席斯的原英国皇家海军潜艇编队指挥官却提出了这一观点,他觉得郑和才是美洲的第一发现者。证据就是他从中国得到的一张古代地图。

郑和糊涂蛋哥伦布加文并不是第一位质疑哥伦布的人,但以往质疑哥伦布的人怀疑的并不是他发现美洲这件事,而是他能不能担得起他所获得的荣誉。因为历史上真实的哥伦布很难称得上是伟大,反而是有些滑稽可笑。哥伦布发现美洲的过程中充满了偶然与错误。

哥伦布哥伦布当时出海的目的是为了到东方来,之所以会跑到美洲去是因为他支持地球是圆的学术,所以想往西边前进也能达到东方。他的这一想法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在实施的时候有些糟糕,首先他就算错了航程。当时的西方地理学家普遍认为,欧亚大陆的宽度大约占到了地球表面的180°(现更正为120°),那么按照哥伦布的计划往西出发,想要到达亚洲的话大约需要绕地球半圈。但哥伦布当时的“远洋船”是不足以支持他如此远距离航行的。为什么他敢出发呢?因为他算错了。哥伦布计算航程的数据并不来自当时的科学研究,而是《马可波罗游记》,按照马可波罗给的数据,那么哥伦布只需要航行60°就可以达到日本。这比当时学界的数据整整少了2/3。哥伦布会算错是必然的,且不说马可波罗的地理测量水平如何,马可波罗是距离哥伦布100年前的人了,以马可波罗当时的设备条件给出的数据肯定也是不够准确的。但不管怎么样,哥伦布就这样上路了。

哥伦布在航行的过程中,哥伦布还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他连距离的单位都搞错了,他把海里与英里的概念混淆了,最后得出结论航程只有2700英里。另外,在撒谎这件事上,哥伦布是有“前科”的,当时他为了稳定军心,准备了两本航海日志,一本真一本假。航海日志对于当时的水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有点类似于现在飞机的小黑盒,是要能够准确记录和反应目前航行的情况的。而哥伦布竟然在这件事上弄虚作假了。之所以他要这么干,是因为他并没有跟船员说自己真实想要航行的距离,如果船员知道要跟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会造成恐慌的。所以那本假的航海日志上,哥伦布只记录了真实行距的一半。但哥伦布的航海水平太差,以致于那本假的航海日志的数据反而比他写的真的那本还更接近事实。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哥伦布连船上的航海仪器都搞不懂,看不明白。

哥伦布哥伦布发现美洲这或许是他唯一做对的一件事,但他至死都认为这是错的,他一直声称自己到达的地方不是什么美洲,而是印度,所以他才给当地的土著命名为“印第安人”。所以从哥伦布在世时一直到今天,质疑哥伦布的人就没有断绝过。质疑哥伦布的加文现在我们知道了哥伦布确实不算是一个典型的英雄形象,反而很不学无术,那么加文是怎么又把发现新大陆这件事跟明朝时的郑和联系起来的呢?在加文所写的《1421:中国发现世界》一本书中是这样论证自己的观点的:1.1421年-1423年期间,中国先后又4支船队进行了环球航行。美洲的一些民族人的DNA与中国广州一带人的DNA高度相似,且在南美洲的秘鲁有一些至今也在说汉语的村庄,更是有95个地理名称是以中文命名的。在哥伦布到来前,美洲就发现了中国的玉器。根据加文的推算,1421年12月有9艘船在加勒比海海底沉没了。在加勒比海的海底也发现了一些与中国古代船只高度相似的残骸。他在中国发现的一张明代时的世界地图,上面已经有了美洲。

《1421:中国发现世界》除了写书外,加文还在2002年3月出席了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会议,在会议中他发表了长达3个小时的演讲,向在座的学者们论证自己的观点。这一次的演讲让加文成了名人,但支持他这种观点的人寥寥无几,更多的人只是把他看成了一个学术狂人,想以这种方式博眼球。2006年时,不死心的加文又在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中发表文章重申自己的观点。郑和航线之谜加文说郑和发现了美洲,我国的历史又是如何记录郑和下西洋的呢?郑和下西洋是在明成祖朱棣在位期间,他先后一共7次下西洋,所谓的“西洋”按照今天的说法就是现在文莱以西的东南亚和印度沿岸的地区。与新航路开辟时期的航海家不同,郑和下西洋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弘扬大明的国威,所以声势非常浩大,出海的船只多达200多艘,同行的人有3万之多。郑和前两次航行的路线距离基本一致,途径爪哇、苏门答腊、锡兰、印度西海岸的柯钦到达古里。第三次是以东印度洋为主,第四次的航行路线开始出现疑问,史书的记载是经过东印度海岸折往波斯湾,最终到达霍尔木兹。但有学者认为第四次是郑和到达了东非沿海。第五次与第四次航线一致,但这一次郑和派出了另外一支船队去探索了阿拉伯到东非沿岸的一些地区。第六次时也派出了小分队。最后一次则经过波斯湾到达了阿拉伯的麦加。

郑和可以看出,从第五次开始,郑和的目的有了一些改变,原本只是扬我国威,之后也开始了对世界的探索。这个过程前后一共持续了29年,根据正史记载郑和最远到达的地区就是东非和红海了。之所以有人会因为其实郑和到达了美洲就是因为当时郑和确实是分离了一支舰队去其他地区探索,但具体去了哪,史书没有记载。而加文提出的一系列证据中,最有力的就是他说从中国得到的一张明朝世界地图,这张地图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朝时的世界地图加文并不是这张地图的第一发现者,最早意识到这张地图价值的是刘钢。刘钢的本职工作是北京的一名律师,业余爱好是文玩收藏,虽然不是专业的学者但对于古董文玩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张世界地图是他在2001年到上海出差时得到的。当时他在忙完工作之余来的素有“上海潘家园”之名的东台路古玩市场闲逛,发现了这张地图。

上海的文玩市场吸引他注意的是落款,根据落款可以知道这张地图是仿制的,是乾隆年间仿制的明朝永乐年间的世界地图。也就是说,地图是乾隆年间的文物,但内容实际是明朝永乐年间的,绘制这张地图的人还很贴心地在地图上做了标注,永乐年间就已经命名的地区被用红笔圈了出来。怪就怪在,这张地图上把美洲和澳洲也给圈出来了,这就意味着明朝永乐年间的人已经知道了美洲的存在。哥伦布是1492年发现的美洲大陆,这张地图仿造的是永乐十六年的地图,永乐十六年就是1418年。如果这是真的话,意味着明朝的人比哥伦布早了整整74年发现美洲!这显然是不符合常识的,所以刘钢起初觉得这不过是一件赝品,而且做赝品的人历史水平太臭,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明朝的地图上出现美洲,不就是跟关羽骑着自行车一样荒诞么?古玩街上的假货又太多,所以不管是内容还是发现地点都让这张地图显得十分可疑,如果是一个刚开始玩文玩不久的人,可能就只拿这当个笑话就过去了,但刘钢下意识地又对这幅地图的材质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辨别,初步判断,这张地图的创作年代应该是在18世纪。

刘钢发现的地图也就是说,且不论地图上的准确性如何,至少这张地图确实是穿越了300年的时光,现在被刘钢拿在手上。他相信自己玩文玩几十年的眼光,他不会看走眼的,这绝对是清朝的东西。但此时更让他兴奋的是自己的这个发现,很可能会颠覆整个历史学界,美洲的发现人很可能会因此而易主。他还是压抑住了自己兴奋之情,与摊主讨价还价一番后,以4000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幅地图。在21世纪初不少人一个月的工作不过几百块,4000元已经不是一笔小钱了,如果发现它的人不是北京有名的律师,或许这张地图还要被埋藏更久。地图是入手了,但之后的事情进展并不像刘钢想的那么顺利,他以为只要自己说明了情况,那么历史学者们都会对此表现出很大的兴趣。但在联系了几位专家后,刘钢都被当作了一个江湖骗子,或者是一个幻想着靠着古董一夜暴富的人。没有人真的在意他的发现。连接遭受打击的刘钢自己也开始怀疑这张地图内容的真实性,明朝时的郑和,真的有到过美洲么?就在他快要放弃这件事,把这张地图当作是普通的清朝文物时,他看到了加文写的那本《1421:中国发现世界》,他意识到或许这个加文会对他的发现感兴趣。于是他多方打听,通过自己在海外的朋友得知了加文的联系方式。在电话中,刘钢就向加文说明了地图的内容与年份以及自己是怎么得到这张地图的。果然,加文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兴趣,因为他的假说目前缺少的也是有力的文物证据,或许这一张地图会是他学说的最后一块拼图。

刘钢在电话的最后,两个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与地点,加文为了看这张地图亲自飞来了北京。加文在看到这张地图后也判断这是18世纪的东西,为了保险起见,两个人又把地图送到了专门的机构进行了检测,结果也证实了两个人的猜测。不仅是纸张,还有墨水都是18世纪的,这说明在后世并没有人对地图的内容进行过修改。加文与刘钢商量后决定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把这个惊人的发现公之于众,这次的发布会《经济学家》、《镜报》《中国日报》等多家媒体都进行了报道。果然如加文所想,这在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最大的争议点,还是这张地图的真实性。有国外学者认为,这张地图采用的是17世纪欧洲的地图制作工艺,那么很可能内容也是抄的17世纪时欧洲人制作的地图,而非是明朝永乐十六年。这种观点提出后也获得了国内外许多学者的支持。还有人认为,如果在永乐十六年时就有这样一张包含了美洲的世界地图,以明朝时的海禁政策来看,想要发现美洲只可能是通过郑和下西洋,另外,地图上会画出美洲,这说明在当时的中国,美洲的存在就已经是有共识的。可这就与正史的记载相违背了。因为在正史的记载中,郑和最远只到了东非。在两份信息相左的资料中,自然优先采信正史的说法,并不能简单的就用这样一张来历不明,真实性也存疑的地图就推翻了正史的说法。除非还有更多强有力的证据才可以。目前学界对这张地图的态度是,这张地图的存在确实证明了郑和发现美洲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仅凭一张地图是不足以推翻正史,推翻哥伦布才是美洲的第一发现者的说法的。其实在郑和发现美洲这种说法前,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维京人才是美洲的第一发现者,比哥伦布早了400多年,也比郑和更早。这种说法在西方有很多的支持者,因为是有考古发现支持这种说法的,在加拿大的芬兰岛的北端,发现了8座覆盖着草皮的木结构建筑,这是维京人最先从欧洲到达美洲的证据。

维京人但目前主流的说法依然是支持哥伦布才是美洲的第一发现者。因为不管是郑和还是维京人,都有一定的证据,但证据显然还不够,不足以修正目前的公认说法。假设真的就这样把美洲的发现者改成了郑和或者维京人,那么支持哥伦布发现美洲的人可以拿出更大量的观点来反驳。所以除非是有更多的证据可以证明郑和比哥伦布更早一步到达美洲,否则是无法改变目前的主流观点的。这与国籍无关,与科学的严谨性有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