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深一度丨小镇大厂的“突围”

是否掌握全国疫情信息,能不能准确判断疫情发展态势,直接影响企业供应链稳定。3月底,青岛国轩预判到某地疫情可能会对物流产生冲击,公司采购部立即与生产添加剂的供应商联系,协调提前发货。

为应对高昂的运费,修欣想办法降成本,保订单。“我们出口的被子,利润本来就低,一个集装箱只能装1050条左右。用压缩机抽真空后发货,一个集装箱能装1800-2000条被子。”

金诚石化原有职工2500多人,采用三班制,在厂职工通常不过千人。此次调配的1028名员工进厂封闭管理,厂里的生活资源瞬时紧张。

这是该款车型的第一台样车,从专业角度上讲舒适度和操控性都不错。我们还在进行改善提升,预计今年10月份可以上市,这是我们正在进行研发的20多个项目中的一个。

莱西市姜山镇、桓台县马桥镇,一个镇有工业企业243家,2021年工业总产值135亿元;一个镇有工业企业一百多家,其中规上企业24家,2021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产值729.66亿元。两个镇都是当地的工业重镇。

4月,暖风已来而寒意未散,疫情影响持续未散。如何做好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双统筹”文章,突破疫情阻碍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许多地方和企业必须面对的课题。记者在莱西市姜山镇、桓台县马桥镇蹲点采访,调查企业和地方在“双统筹”上的探索与创新。

“精准防控不放松,满工追产赶交付。”4月21日上午,位于姜山镇的青岛国轩电池有限公司,办公楼的LED长屏上亮红色的标语闪耀。电芯组装线上,一颗颗电芯全自动装配;电池组装线上,工人对电池包进行组装作业。

青岛国轩主要生产磷酸铁锂圆柱电池和方形电池,每年可为新能源整车企业配套80000台以上的动力电池系统。

生产所需原材料、配件,几十类百余种,少一个就要面临停产。莱西市3月21日复工复产后,公司抓紧组织恢复生产抢时间,库存快速消耗。而此时,多地疫情突发管控趋紧,物流难免受到影响。经过分析预判,多种原材料会出现延迟到货问题,将影响产能释放。“企业不能等靠要,需要自我审视不足自我修复短板。”青岛国轩董事长汪卫东说,疫情之下,企业更要注重精细化管理。

公司生产和采购管理系统做好疫情风险评估,并持续跟进电芯、模组、PACK等主要物料储备保供进度。为保供应链,公司建立起供应商动态功能表。记者看到,细密的表格上,供应商名称、发货地、产能、疫情风险等级、物流是否受影响、发货计划、库存量等一一登记,每周两次更新。一旦发现有疫情风险,就会提前预警,主动对接供货商采取应对措施。

是否掌握全国疫情信息,能不能准确判断疫情发展态势,直接影响企业供应链稳定。3月底,青岛国轩预判到某地疫情可能会对物流产生冲击,公司采购部立即与生产添加剂的供应商联系,协调提前发货。采购部经理张腾告诉记者,目前江浙沪供应商多采取分段物流的方式,先将货物通过公司的“四定物流”(定人、定车、定时、定路线)运送到距离较近的合肥总部,再通过公司的物流车队转运到莱西。虽然物流比过去多了一些周折,但能够保证及时生产供应,最终实现了江淮汽车、奇瑞汽车等主要客户的订单交付。同时,如果主供应商确实无法供货,启动“二供”、“三供”方案,做好供应链运转。

北京汽车制造厂2020年落户莱西市姜山镇,今年1月刚投产小卡,3月初便遭遇了莱西疫情。

北京汽车制造厂采购中心副总经理兼开发部部长万元伟说,过去我们靠标准化、流程化能够解决处理的问题,现在已行不通了。物料供应商遍布全国,面临着断供的风险,而整车生产物料缺一不可。疫情下,保障供应链稳定成为当务之急。运输公司物流成本增加,人员工资增加,公司设立了应急预案。“我们针对不同地区、不同供应商的不同情况,一事一议、一厂一策。中高风险地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公司适当加大库存量,确保供应稳定。政府也给予了政策上的大力支持,目前市场需求基本能够保障。”

“复工复产之初,小卡日产量只有十几台,随着零部件陆续补足,现在小卡的产量恢复到日产50台。这跟我们的生产能力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是4月份原生产计划的60%多。”北京汽车制造厂生产副总侯超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企业受到了供应链的“羁绊”,除企业积极自救外,姜山镇与马桥镇镇政府也想方设法为企业“开绿灯”,“润滑”保供链条。

在马桥镇,山东特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是生产餐具洗涤剂、过氧乙酸消毒剂、次氯酸钠饮用水消毒剂等化工产品的中型企业,它也是淄博市重特大疫情应急物资协议储备单位。当地疫情发生时,因为关键原料的短缺,工厂差点面临停工的险境。

“疫情管控期间,镇政府从山东能源集团兖矿鲁南化工协调来了32吨冰醋酸;正式复工复产后,镇政府又通过协调上海市闵行区工信局,在4月6日、11日分两批运来了食品级双氧水,保证了消杀防疫物资的生产。”山东特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外联部经理尹鹏说。

当下,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是货车司机的上路必备。考虑到乡镇卫生院没有核酸检测能力,货车司机到县城作核酸检测绕路又费时,马桥镇协调桓台县妇幼保健院开辟核酸检测绿色通道:化工产业园内设置两个专门服务货车司机的核酸检测采样点,司机即采即走,乡镇卫生院每天两次派专车将检测样本送至妇幼保健院,并确保24小时内出具检测报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企业定制零部件居多,可替代供应商少,甚至无可替代供应商,供应链多呈“单向链接”,难以形成网络化、多层次的链接模式。而由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供应链正从常量变为变量,“单向链接”韧性不足,愈显脆弱。

作为市场主体,只有企业稳才能换来市场稳。疫情当下,企业如何实现平稳发展?

宽敞的钢结构厂房里不见工人的身影,显得颇有些空旷。4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姜山镇的青岛彰奕家居有限公司。

“昨天有两个集装箱的浴帘装箱发货,大概有9.5万条,今天给工人放了个假。”二楼车间南侧,青岛彰奕家居有限公司经理修欣独自在电脑前忙碌着。他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浴帘主要给美国的商超供货,售价为2美元,属于消耗品,通常用一个月脏了就换新的。以前公司一年出口200万条浴帘,现在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消费能力受限,浴帘更新频率降低,订单量明显下降。

疫情影响、运费高涨、集装箱一箱难求,外贸出口遭受多重挑战,利润空间被重重挤压,订单大幅“缩水”。“我们厂去年主要生产狗窝,一年出口50万个,平均每天要发3个集装箱。现在,一个狗窝的海运费就涨了10美元,而过去它在美国的售价才只有12美元,今年狗窝的订单一个也没有了。”修欣说。

从22年前开始做外贸的修欣,直言现在是艰难时刻。逆水行舟,辛苦自不必说,修欣却认为这是“大浪淘沙”的必然过程,并预计市场或许明年转好。对修欣来说,当下最重要的是企业“活下去”。

为应对高昂的运费,修欣想办法降成本,保订单。“我们出口的被子,利润本来就低,一个集装箱只能装1050条左右。用压缩机抽真空后发货,一个集装箱能装1800-2000条被子。”

地方政府也在想方设法为企业减轻负担。彰奕家居有一个原定6月份交付的订单,由于布料在江浙地区定制,受疫情影响厂家尚未生产,“违约”已成必然。姜山镇政府接到公司的求助信息后,协调莱西市贸促会、市商务局和工信局,开具了《国际贸易不可抗力事实证明》,避免了高额的违约金。“国外的客户同意将订单拖延至8月份,订单保住了!”修欣告诉记者,通常订单交付一个多月后,客户就会返单,追加销售较好的花色,订单延迟返单肯定会受到影响,但在政府的协助下,已经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位于姜山镇的青岛凯丰德包装损失了大量订单。凯丰德包装为海尔、海信、正大等企业制作包装箱,一些大客户是有着20多年稳定合作关系的“老伙计”。疫情期间,凯丰德公司停产,订单不得不转给了其他的供货商。订单转出去容易,拿回来难。复工复产后,虽经反复争取,“老伙计”的订单依然恢复缓慢。

凯丰德包装生产经理汪继兵说,原来公司一个月能生产包装箱300多万平方米,现在的产量只有原来的一半。“我们的工人都回来了,不能让工人没有活干。现在我们一方面盯紧老客户,每个型号逐步往回拿;一方面争取已签订供应合同的客户,提升供货占比;一方面全力开发新客户,找新的增长点。”

山东奥德美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位于马桥镇,他们生产的水性聚氨酯清漆可用于烟草等的外包装。“我们的客户在南方的居多,3月中旬公司停产的时候,客户催订单。等我们复产了,部分客户所在地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公司订单比之前约减少30%。”4月20日,山东奥德美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综合办主任孙高泽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安徽歙县客户着急要的一批货,在南京物流公司中转时停滞,正常5天左右就可到达,现在已经拖了十多天。为了不耽误客户使用,公司4月21日重新发货,绕道合肥中转。

物流路途更远,成本更高。之前发的货暂存在南京物流园,如果之后客户追加订单,可以从南京直接发出。如果客户不再追单,这批货奥德美还要自掏腰包运回桓台。“我们的产品是小众产品,就得想尽一切办法保客户。”孙高泽话说得淡然。

4月20日上午,是桓台县马桥镇工业企业的核酸检测时间。厂区设有检测点的山东万家园木业有限公司,用警戒线划分出检测区域,检测与生产同步进行。

走进生产车间,工人们各自忙着手中粗粗细细的活。记者看到,6台热压机只有一半是开机状态。“现在生产的基本都是年前的订单,年后的订单少。以前订单来了得排单1个多月,现在当天来的订单,第二天就能进入生产流程。过去忙着赶工很少休周末,最近大家双休了。”万家园木业工厂化车间主任何玉春告诉记者,订单少了影响收入,但大家心里还算踏实。“能有个活干着,有老板给发工资也不容易。不管挣多挣少,每月20号以前我们的工资全部到位。4月17日那天,这个月的工资就发下来了。”一位万家园木业的老员工告诉记者。

山东万家园木业有限公司有30多年厂龄,是中国木门领军企业之一。“跟往年同期相比,公司产能大约恢复到了三分之一。我们主要做家装定制,量尺、安装都要去小区,疫情之下肯定不方便。公司主要市场是在江苏、河南、河北、山西、东北等地,很多地方也因疫情被封控,我们的200多家经销商,现在线来家。”山东万家园木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张钢告诉记者,2月份春节假期,3月中旬因疫情停产,近两个月公司已经损失五六百万元。“我不担心,房子迟早都要装修,依靠品牌的知名度、影响力,市场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以前我们是订单多得干不出来。现在900多名工人每个月的保险就要200多万元,肯定有压力。”

位于马桥镇的金诚石化是一家以石油化工为主的企业。4月19日下午,3辆油罐车在金诚石化装卸区等待进场,全副武装的“大白”为车辆喷雾消毒。油罐车进厂后,装油、结算、扣款均为自动化,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接触机会。

桓台实行静态管理期间,为保证生产安全,金诚石化保持不间断生产,对生产、生活、施工区域进行封闭管理,职工集中到厂区,生产、生活集中管控。

“针对金诚石化等重点企业装置设备多、用工规模大等实际情况,企业明确需调配员工名单后,镇上协调辖区内的村、社区对相关人员进行有序放行,同时排查滞留企业的外来人员,点对点进行人员安置和生活保障,保障企业用工稳定。”桓台县委常委、马桥镇党委书记张敬帅介绍,仅金诚石化就有1028名员工进厂。

金诚石化原有职工2500多人,采用三班制,在厂职工通常不过千人。此次调配的1028名员工进厂封闭管理,厂里的生活资源瞬时紧张。企业的办公楼、会议中心、职工宿舍都开辟出来打起了地铺,还专门开会,将不同区域划分给不同车间。食堂的面粉、食用油都提前进行了储备,蔬菜有长期供应商,可通过绿色通道直送到厂,保证了职工的生活需要。

莱西市复工复产后,姜山镇在对管控区返厂人员加强审核的同时,积极办理放行手续,做到能返尽返。“镇经委工作人员了解到我们厂无法提供宿舍的情况后,主动对接蓝领公寓,安排了3间宿舍供返厂员工免费入住。”韩资企业青岛耐克森机械有限公司任光镐说。

4月21日下午,北京汽车制造厂试制车间,一辆大气又不失柔美的天蓝色皮卡验证样车,工人们正忙着调试。

“这是该款车型的第一台样车,从专业角度上讲舒适度和操控性都不错。我们还在进行改善提升,预计今年10月份可以上市,这是我们正在进行研发的20多个项目中的一个。”

北京汽车制造厂研究总院运营管理部副部长何光勇告诉记者,北京汽车制造厂过去的产品类型比较单一,在莱西建设生产基地后,公司加快了对新产品的研发。“疫情封控期间,驻厂办公、居家办公、出差办公‘三点’协调,研发项目进展顺利。”

“如今消费者更加关注产品性能和综合使用成本,疫情后,大家手里的现金会比较吃紧,在刚性消费方面,既要降低预算,同时又要保证质量。公司研发的新产品,正匹配用户和市场的需求。”北京汽车制造厂营销公司品牌总监杨乐表示,4月中旬,公司刚到济南、菏泽、临沂及青岛周边进行考察。“较疫情前,销售终端的人流量可以说是较少,但是对于开创期的我们来讲,也是非常好的机会。疫情放缓了一些领域的商业流速,这期间我们在做好渠道工作的同时,完成对于疫情后市场的准备和铺垫,将来一定可以迎来市场的繁荣。”

金诚石化也同样走在转型升级的路上。以石油化工为基础,公司重点向聚烯烃、聚氨酯、专用化学品方向发展。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一季度,整体看情况还可以,但是国际原油价格高涨,国内成品油价格涨幅低于原油,只生产这一品类的话企业亏损严重。

“炼油产业附加值低,油转化是企业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在建省重点30万吨环氧丙烷及90万吨双氧水装置项目已经进入施工后期,计划5月底建成投产。70万吨高端聚烯烃新材料、100万吨二氧化碳回收等项目也将在年内陆续开工建设。“之前公司炼油和化工的比重为7:3,现在是5:5,明年年底将达到3:7。”

求变的还有特姆化工。“我们现在还不能给蒙牛、伊利、可口可乐这种大客户做直供,起步阶段只能给成熟的品牌做代工,想要成为大客户的直供商,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也需要经过客户的检验。”尹鹏说,公司现在渐渐打出了口碑和知名度,现在也得到了一些大企业的认可,成为了安徽盼盼、健力宝等企业的直供商。

近来,多个客户生产受到疫情影响订单减少,再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利润微薄。“前几天桓台县科技局建议我们申报高新技术企业。其实,两年前公司就有过这个想法,我们尽最大努力,申报成功,客户会更认可,发展也会更有后劲。”尹鹏说。

金应龙,莱西市姜山镇经济贸易委员会招商产业服务部副部长,他面色虽黑,依旧能看出有一张“口罩脸”。姜山镇经贸委的20多位工作人员分成了8个小组。金应龙小组分管60多家企业,有时跑到夜里十一二点,有时凌晨四五点钟已经在路上。疫情防控形势紧张之时,排查安全隐患,了解企业的困难和需求,解决企业在人员、物资、物流、订单等各方面遇到的难题。疫情趋于平稳后,他们又提前着手帮企业建立一图七台账,为复工复产争取时间,打好余量。

这几天,姜山镇副镇长蒋海静在走访企业时,了解到企业的困难,正想办法解决企业订单等方面问题。“姜山镇现有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41家,生物医药产业链企业13家,近期我们在策划新能源产业集聚区、生物医药产业集聚区内部的企业论坛,促进地产地销。”

创新链是产业链发展的动力之源。疫情下,政府如何更好发挥引导作用,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对政府的服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