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农场”火爆一时 可如今不少菜地都荒了

[提要] 王连新面前这块2分大的菜地,客户委托他管理,自己到时候来收菜。◎现状今年租地人数只有去年的30%之前租出去的地基本撂荒柳埠镇黄巢村附近的开心农场是一个企业化经营的租地种菜的个例。没有正规管理,缺乏制度化运作乡土农民合作社负责人王瑞对租地种菜项目难以维持做出了制度方面的分析。

王连新面前这块2分大的菜地,客户委托他管理,自己到时候来收菜。(记者张爰杰摄)

在南部山区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体验农家生活,吃自己种植的绿色蔬菜,曾经是多少人的梦想。借着网络游戏偷菜的风,南部山区真的有人开展了租地种菜的业务。一时间,很多市民都在南部山区租种了一小块土地,期望吃上自己种植的新鲜的绿色蔬菜。

时隔数年,租地热已然过去,现在租地的市民还去照料自己的“菜园子”吗?他们吃没吃上自己种的菜?记者走访多个租地给市民的村庄和合作社,发现市民租种的土地绝大部分濒于荒废,真正吃到自己种的菜的市民也是少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市民吃上自然绿色的蔬菜,摆脱食品安全问题的困扰?近日,记者对南部山区的租地种菜现象进行了深入调查。

柳埠镇黄巢村附近的开心农场是一个企业化经营的租地种菜的个例。7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这里进行探访。在租地区有三个女工在地里忙活,地分为两片,一片较高,作物长势还算不错;一片较低,地里插着各种名称的牌子,诸如“牛牛的菜园”、“小桥流水”、“龙凤呈祥”、“田园风光”等。名字很好听,不过地里的菜长势很差,杂草几乎淹没了茄子、韭菜等作物,偶尔有几个茄子,品相也很差,还有不少地块什么都没种。“能不撂荒吗,都没人来管,他们包了地也不经常来。”一个女工说,“下面这些插着牌子的地是已经租出去的,一块地10平方米,都是租地的市民自己来照料。上面那些地没有租给别人,我们平时照料着,菜都长得不错。”

开心农场工作人员翟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前年来农场租地种菜的人很多,今年人数锐减。“目前我们有20亩地可供出租,但现在只租出去2亩左右,数量只有去年的30%,今年大约有100人租地,包括去年已经租的还没到期的。”翟先生说。

王丁(化名)是济南搞租地种菜项目最早的一批人之一,他曾在这个项目上耗费了大量心血,在进行了两年的探索后,由于种种原因,项目还是失败了。

“我搞这个项目是从2007年开始,当时大家普遍关注食品安全问题,我和朋友聊天时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开辟一块土地,让市民自己来种菜、收菜,吃绿色蔬菜?”王丁说。在做了大量工作后,王丁的农场2007年正式对外营业,当年有十几个市民前来租地,每人租十几平方米,王丁还给每人赠送一棵桃树,年租金200多元。

“开始的想法非常好,就是为市民提供一块自己的地,用来种绿色蔬菜,来打理田地还能锻炼身体,一举两得。”王丁说,“后来问题就出现了,一般市民只有周末才能有时间来看一下田地,可是有时候这周有时间、下周没时间。这样一来,很多应该收获的蔬菜就长老了,我们不得不先摘下来保存着,或者为了避免浪费,将菜先卖掉。”两年下来,没有多少市民吃上自己种的菜,田地反而被浪费掉,王丁也没从中获得什么利润。“一块地一年才200多块钱,我还得建沼气池、购置生产资料、支付人工费,这种方式出租菜地几乎不可能赚到钱。2009年,租地种菜的项目就倒闭了,但是我听说这时候还有一些人开始搞这个项目,当时我就判断,如果没有创新,这个项目很难成活。”

记者近期走访了柳埠镇济南开心农场、黄巢村、仲宫镇大小门牙村、董家镇王新村等多个开展租地种菜业务的村庄或合作社,发现凡是个人来租地种菜的,田地基本都荒着。而在一片荒芜中,记者还是看到了一点绿色。

在仲宫镇大门牙村,记者遇到了村民周立水,他是为市区一家企业种菜的工人。周立水的菜地就在村口附近,看上去很正规,成片的各种作物长势喜人,给黄瓜搭建的架子也是有模有样。

正在观察,周立水来了。“这是市区一家企业在这里租的菜地,2亩多地里有七八种蔬菜,老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收菜。根据他们的要求,一般情况下我不能给蔬菜打药,顶多使用国家允许的低毒高效、低残留的农药。”周立水说。根据周立水和这家企业的约定,企业每个月固定给周立水的账户上打钱,合起来一年2万多元的人工费,种子、薄膜、大棚等其他材料费用另计。在周立水看来,这每年2万多元的人工费就是企业给他的工资,而他的工作就是替企业打理好这2亩菜地。从事这项工作两年多以来,周立水一直很用心,村里人谈起他也是赞誉有加。

“地不难找,会管菜、爱管菜的人不好找,关键是看老板舍不舍得花钱,好的人工就需要更高的费用,但是成果也会更好。村里也有两块市区的人租的地,基本都荒着,因为除了一年几百块钱的租金,没有其他费用,没人替他们照料,他们自己也不过来打理。”周立水说。

租地种菜的热潮兴盛了一阵,如今已经渐趋回落,曾经被市民争相租赁的小块菜地绝大部分也几近荒芜。为什么这个梦想总是半途而废?近日,记者探访多个开展租地种菜业务的村庄和合作社,并走进田间地头,与经营者、农民、租过地的市民进行了深入交流,试图探索其中的原因。

□“都市农夫”的理由:平时工作忙没时间照料菜地周末宁愿在家休息也不想出门

“当初是觉得偷菜游戏好玩,趁着那阵风跑到南部山区租了一块10平方米的地,一年200块钱,但是需要我们自己买种子、种菜、拔草、灭虫、收获,也就是说,我们租了这块地以后,人家就啥也不管了,全靠我们自己。”孙先生说,“开始兴致可高了,连续三个周末,每个周六都开车60公里来这里打理,但是有一次周末单位加班,就没来,后来就很少来了。”

记者在开心农场采访时,恰好碰到七八个相约来采摘小西红柿的市民,刘先生说,他租地主要是为了吃到自己种植的绿色健康蔬菜,所以一年多前在这里租了地,但是平时根本没时间过来,只能偶尔抽个周末来看看。“根据我的了解,我是来得比较勤的,一个月顶多来一次,工作太忙了,周末有时候还加班。”记者与农田里的女工交谈,她们告诉记者,在所有租出去的100多块地的主人中,只有一个比较勤快,但是也顶多一个月来一次,其他人有的几乎一年来不了一两次。

“周一到周五一般是年轻人的工作时间,劳累了一周,都想在周末好好休息一下,这是最表层和最直接的原因。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年轻人在租地种菜时受挫感较强,因为他们大部分没有种菜经验,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就来租地,但是根本不知道该怎样照料田地,所以来几次发现一头雾水,后来就不来了,反正一年一二百块钱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负担。”历城区乡土农民合作社负责人王瑞分析说。

王瑞有着多年的农业从业经历,他认为,年轻人普遍喜欢新鲜,所以在租地种菜风潮火热的时候,就会租块地;真正会种菜的城市居民更有可能是他们已经退休的父辈,而他们的父辈由于年龄和交通等客观条件限制,并没有精力去替他们照料菜地。“也就是说,市民对租地种菜存在着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并没有意识到,光为了好玩,是吃不到菜的。”

翟先生、王丁、王瑞、周立水等几个租地种菜经营者和操作者都对记者提过租地种菜的成本问题,经过大略一算,租地种菜的经济成本、时间成本都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个人租地种菜难以发展成气候的局面。

以记者此次探访为例,从泉城广场附近驾车出发,到柳埠镇开心农场单程约50公里,来回100公里,由于市区拥堵,103省道和通往开心农场的村庄道路坡道较多,综合油耗为百公里10升油,来回光油费就70元。“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油价涨跌几毛钱都非常关心,更别说光为了照料菜地就花数十元油费,70块钱油费能在超市买一麻袋常见蔬菜,而从自己10平方米的菜地上能摘十斤蔬菜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况且10平方米的土地能种几样蔬菜?”王丁说。另一个问题是,在租地种菜之前,租地市民所食用的蔬菜基本上就是从超市或菜市场购买,就算买到的不是绿色、无公害蔬菜,也可以正常食用,“为什么一定要投入那么多钱去自己种菜?而且如果不是经常来照料菜地,根本不可能有收成。”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光市民由于种种原因逐渐冷落了自己租种的田地,一些经营者也逐渐发现,仅靠租地其实是不挣钱的,甚至还赔钱。

开心农场工作人员翟先生告诉记者,租地并不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以目前开心农场的情况来看,只有约100块地被出租出去,一块地10平方米,每年200元,这些地每年只能收入2万元,即使在比较红火的去年和前年,租地收入每年也不过六七万元。”翟先生说,“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餐饮和住宿,很多市民来打理自己的菜地,中午在我们这里吃饭,吃完饭去附近的黄巢水库玩玩,甚至还有的在这里过夜。这部分收入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去年前年人最多的时候,一天的营业额就能达到1万多元,今年租地的人少了,来吃饭住宿的也少了,现在一天只有一两千元的营业额。”

开心农场有餐饮住宿可以拓展收入,但是较早搞租地种菜项目的王丁却没有其他项目,所以坚持了两年,尽管初衷是为了市民吃上绿色健康蔬菜,却没能坚持下来。

乡土农民合作社负责人王瑞对租地种菜项目难以维持做出了制度方面的分析。他认为,出现这种局面的制度性原因是租地种菜的经营者对菜地没有正规管理,缺乏制度化运作,导致市民难以吃到自己土地上的新鲜蔬菜。

“一年以200元的价格租给个人,然后就不管了,这本身就是一种管理不到位的现象,不但种不出蔬菜,还浪费土地。”王瑞说。王瑞指出了管理和成本之间的固有矛盾:如果实行正规管理,农民替租地的市民管理田地,成本显然就会飙升。“据我了解,就算市民能接受成本,让农民对自己租种的土地实行正规管理,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农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只有老年人才有时间去管理菜地,可是老年人的精力体力毕竟有限。这个矛盾一时恐怕难以化解,市民真要想通过这种途径吃到绿色健康蔬菜,还是要付出巨大的成本。”王瑞说。

在食品安全日益受到市民重视的今天,能吃到自己种出的蔬菜,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可是对普通市民来说,这要付出不小的经济代价。有没有什么方式,能让市民在付出较小代价的前提下,吃到包含自己劳动的绿色健康蔬菜?不少租地种菜经营者都在进行着自己的探索。

租下一块地,将这块地作为自己的私家菜园,全权委托给村民管理,市民到时候来收菜,这是一种比较稳定、高效的方式,已经有经营者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

历城董家镇玖一农业合作社负责人王连新今年刚开始进行租地种菜项目,他采用的方式就是全托管理。“租地不贵,一分地一年118元钱,人工费每个月60元,肥料农具等都由我们提供。种植什么蔬菜都是客户说了算,我们进行管理,客户只要到时候过来收菜就行。近几个月只有一个客户来租了2分地,根据对方要求,种了大葱、茄子等几种作物。”王连新说。

记者跟随王连新在一片玉米地中间看到了这2分土地,各种作物长势不错,“客户要求我们不打药,我们对蔬菜的照料都是手工的,虫子也是人工逮。除了租地的成本,就是客户来收菜花费的路费可能会比较多,在蔬菜盛产的季节也不一定经常有时间过来取菜,如何处理市民不来取的蔬菜也是个问题,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因为成本太高,我们给市民送菜很难实现。”王连新说。

王瑞的乡土农民合作社曾连续数年组织过“南部山区夏秋乡村特色一日游”活动,每人只需花50元,就可以在山里吃农家饭、吃山野菜、做烧烤、玩游戏、捉小鱼、逮螃蟹,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合作社的公共土地上采摘蔬菜等作物,合作社的柿子一度受到游客的追捧。

三年前,王瑞开始经营租地种菜项目,像其他地方的情况一样,项目难以维持。“实践证明,光让市民单纯来摘自己的菜不现实,市民难以付出这样高的成本。但是将山区一日游和采摘结合起来,效果还不错。合作社有不少土地,可以在上面种植各种各样的绿色蔬菜,周末组织一日游,市民可以一边游玩,一边自主在公共菜地上收获各种新鲜的绿色蔬菜,这样市民就会觉得自己付出的经济成本比较值。”王瑞说。

王瑞有10个QQ群,目前都已经加满了客户,由于今年有其他事情要忙,一日游暂停举办,但是仍有不少市民给他打电话问何时开始一日游活动。“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乐趣和实用相结合是一条不错的道路。”王瑞说。隋乔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