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京群岛:和鲨鱼较量“水上飘”

立式单桨冲浪是对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冲浪板就是你的车,桨则是你的方向盘,想成为此中高手,你需要具备“顶级跑车制动系统般”的能力。

如果约翰能把胳膊扬得高一点儿,我想我就能盯住他更久些,看他如何穿过纽约湾海峡,逐浪北行至托托拉岛。然而,凝视他的背影也搞得我相当疲劳,更甭提像他一样试图用立式冲浪板横跨1.5英里宽的海峡,从美属维京群岛入侵英国水域了。我的选择是留在美国水域里,左划一下,右划一下,在圣约翰岛附近的伦斯特湾里度过慵懒的时光。

不需要划到大海深处,这浅海湾的风光足以令人流连忘返了。雨水般澄净的海水大概有12英寸深,海底风光一览无遗:海床上铺着厚厚的海草,胖嘟嘟的海胆就像沙发枕头,海龟在它的“客厅”里过着滋润的小日子。天哪,我竟然还发现了不止一条鲨鱼,好在它们都是“迷你”型,我暂且不用考虑自己的安危。

和男友约翰初至维京群岛,我对SUP——stand-uppaddleboarding(立式单桨冲浪)知之甚少。但我很快发现,没有什么比站在立式冲浪板上观海更棒的体验了:无论坐在船上还是潜水,总存在这样那样的盲区。站在冲浪板上却可以拥有无障碍的360度视觉体验。你可以极目远眺海岛风光,也可以俯首观望群鱼嬉戏,但凭心意。

SUP本是起源于波利尼西亚的古老运动,直到21世纪初,才逐渐从夏威夷地区流行开来。起初,它只是作为无浪时训练冲浪运动员的一种手段,后来却被追求新潮的年轻人奉为时尚;从澳大利亚到加勒比海地区,地球上各个角落都可觅得它的踪影。

这回在圣约翰岛,我们设计了循序渐进的探险计划,争取一天比一天划远一些。在冲浪板上的第一天,我不知不觉在伦斯特湾的水上一“飘”便是好几个钟头,肩膀酸痛却依然兴味盎然。至于胆子更大的约翰?他在被英国边检人员发现前成功溜了回来,历时约90分钟。我问海况如何,他说浪头很高。此时,天空飘起了小雨,我们遂决定暂时收兵。

圣约翰岛直径约8英里,用不了两天就可以游遍这里的每个角落,一沙一石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围绕它的总共有51个海湾和珊瑚礁群,还有比这更适合作为逐浪者天堂的地方吗?必须承认,它依然存在一些不足:由于缺乏天然屏障,东北侧海域往往风大浪急,不适合进行立式单桨冲浪;而象鼻湾至霍克斯内斯特湾一带,虽然水面情况较为理想,玩浮潜的人仍嫌太多。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寻找更适合这项运动又少有人至的秘密地点。

在岛上逗留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我们还真发现有几个海湾比较符合要求,包括汉森湾、马霍湾和弗朗西斯湾。姑且不提它们令人惊叹的美丽,更值得大书特书的是那里的环境——选择亲近静水也好,选择挑战巨浪也罢,海况总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近岸处水面平缓,我们如行镜端,远洋方向浪急水湍,令人激情迸发。我们与狂风对弈,不断调整着身体的角度,在返程穿越海峡时,我甚至回想起了高中时学到的几何原理。

这种场景反复上演了无数次。每当我们从浅滩划往深水区,总要经历一番艰难的考验。有时风大到无力挥桨,只能有如小鸟般,在上升气流里借力前进;有时陷入湍流,眼看就要偏离既定航道,我紧张得以为自己已被老天爷盯上,随时都有身陷囫囵的可能,于是惟有拼尽全力,以桨为剑,一直跟大自然搏斗到汗如雨下,转危为安后方能放松。一个资深逐浪者曾跟我说过,SUP是对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冲浪板就是你的车,桨则是你的方向盘,想成为一名SUP高手,你需要具备“顶级跑车制动系统般”的能力。

一天的疯狂过后,我和约翰浑身湿漉漉地返回旅馆。我们的住处名叫“海边花园”,与其说它是家旅馆,不如说更像一个巨大的调色盘——薰衣草紫、天空蓝和海藻绿杂糅在一起,与店主设计的白色内饰与马赛克地板相得益彰。我和约翰的房间唤作“狂热者”,内置一张古典的四柱床,上头还罩着柔情的白纱帐,室外淋浴间的色调则是浪漫的樱花粉。房间里的空调很带劲,我们参加年青人们的聚会后回来,往往要靠冷气给躁动的灵魂降降温。

早晨,服务员南希会为我们送上蓝莓煎饼、奶昔和菜肉馅煎蛋饼。蕉森莺和蜂鸟在附近飞来飞去,忙个不停。夜幕降临,我们最爱到克鲁兹湾的饭馆品尝墨西哥煎饼,而后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稍作休息便冲进酒吧,品尝那里的特色佳酿——椰子朗姆酒。

盐池号称圣约翰岛头等漂亮的海滩,有着加勒比海特有的、奶油白色的海岸线。穿过浅滩,我们把冲浪板划到另一边用时约10分钟。正当同急流较劲时,我突然发现水下潜伏着更大的威胁——好大一条礁鲨!我们仨同行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也许,跟掠食者巧遇是很多人的梦想,于我则是此生不想再来第二次的恐怖。

第二天早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巧克力孔路。这条小径穿过一片别墅区,终点所在的巧克力孔湾尤其狭窄,停靠了许多本地人的船只。我们执桨穿梭其间,不知不觉间便离岸越来越远,进入了深水区……

什么?鲨鱼居然又出现了,还不止一条!一时间,我仿佛失去了平衡感,两股战战,不知道该如何飞回离这里很遥远的岸边。约翰在前方大喊:“不要往下看,紧盯着你的桨。”我忍不住还是瞄了瞄水下。幸运的是,目的地约会湾已近在眼前,海面上蓦然腾起一片金光,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惟一能看清的只剩踏在冲浪板上的脚。

顺利脱险后,我和约翰直奔珊瑚港的一家小酒吧。那里的环境最适合平复心情,你可以坐在酒吧外,一边用脚丫子戏水,一边看当地人如何大快朵颐、畅饮开怀。猛灌了好几杯朗姆酒,酒精刺激了我们的神经,让我们口中的“人鲨竞赛”更富传奇性了。入夜,回到旅馆,我们激动地同南希讲起白天的经历,对方报以一笑,似乎对此早已司空见惯。

在我心目中,SUP这种一直“飘”在水上的运动,的确是追求自由者的好选择:你可以悠然游曳在船只不能到达的浅滩和岩地,也可以大胆挑战浮潜者无法前往的深水区。只要小心避开鲨鱼出没的海域,相信你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尽览维京群岛美景的非凡体验。

维京群岛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由英属维京群岛、美属维京群岛和西班牙属维京群岛组成。美属维京群岛是美国在加勒比海的非建制属地,为美国1916年从丹麦手中购得。

美属维京群岛由圣托马斯岛、圣克鲁斯岛、圣约翰岛3个主岛和50个小岛组成,总面积344平方公里。3个主岛各具特色:圣托马斯岛上坐落着美属维京群岛的首府——夏洛爱蜜莉市,市区遍布各种免税店,堪称购物者的天堂;圣克鲁斯岛则拥有曾在18世纪盛极一时的制糖厂遗迹,当中深藏着一段奴隶的血泪史;圣约翰岛则以景观美丽而著称,美国维京群岛国家公园设在此地,岛上的象鼻湾拥有最美的白沙滩,游人可以在此参加潜水培训。

立式单桨冲浪是对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冲浪板就是你的车,桨则是你的方向盘,想成为此中高手,你需要具备“顶级跑车制动系统般”的能力。

如果约翰能把胳膊扬得高一点儿,我想我就能盯住他更久些,看他如何穿过纽约湾海峡,逐浪北行至托托拉岛。然而,凝视他的背影也搞得我相当疲劳,更甭提像他一样试图用立式冲浪板横跨1.5英里宽的海峡,从美属维京群岛入侵英国水域了。我的选择是留在美国水域里,左划一下,右划一下,在圣约翰岛附近的伦斯特湾里度过慵懒的时光。

不需要划到大海深处,这浅海湾的风光足以令人流连忘返了。雨水般澄净的海水大概有12英寸深,海底风光一览无遗:海床上铺着厚厚的海草,胖嘟嘟的海胆就像沙发枕头,海龟在它的“客厅”里过着滋润的小日子。天哪,我竟然还发现了不止一条鲨鱼,好在它们都是“迷你”型,我暂且不用考虑自己的安危。

和男友约翰初至维京群岛,我对SUP——stand-uppaddleboarding(立式单桨冲浪)知之甚少。但我很快发现,没有什么比站在立式冲浪板上观海更棒的体验了:无论坐在船上还是潜水,总存在这样那样的盲区。站在冲浪板上却可以拥有无障碍的360度视觉体验。你可以极目远眺海岛风光,也可以俯首观望群鱼嬉戏,但凭心意。

SUP本是起源于波利尼西亚的古老运动,直到21世纪初,才逐渐从夏威夷地区流行开来。起初,它只是作为无浪时训练冲浪运动员的一种手段,后来却被追求新潮的年轻人奉为时尚;从澳大利亚到加勒比海地区,地球上各个角落都可觅得它的踪影。

这回在圣约翰岛,我们设计了循序渐进的探险计划,争取一天比一天划远一些。在冲浪板上的第一天,我不知不觉在伦斯特湾的水上一“飘”便是好几个钟头,肩膀酸痛却依然兴味盎然。至于胆子更大的约翰?他在被英国边检人员发现前成功溜了回来,历时约90分钟。我问海况如何,他说浪头很高。此时,天空飘起了小雨,我们遂决定暂时收兵。

圣约翰岛直径约8英里,用不了两天就可以游遍这里的每个角落,一沙一石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围绕它的总共有51个海湾和珊瑚礁群,还有比这更适合作为逐浪者天堂的地方吗?必须承认,它依然存在一些不足:由于缺乏天然屏障,东北侧海域往往风大浪急,不适合进行立式单桨冲浪;而象鼻湾至霍克斯内斯特湾一带,虽然水面情况较为理想,玩浮潜的人仍嫌太多。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寻找更适合这项运动又少有人至的秘密地点。

在岛上逗留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我们还真发现有几个海湾比较符合要求,包括汉森湾、马霍湾和弗朗西斯湾。姑且不提它们令人惊叹的美丽,更值得大书特书的是那里的环境——选择亲近静水也好,选择挑战巨浪也罢,海况总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近岸处水面平缓,我们如行镜端,远洋方向浪急水湍,令人激情迸发。我们与狂风对弈,不断调整着身体的角度,在返程穿越海峡时,我甚至回想起了高中时学到的几何原理。

这种场景反复上演了无数次。每当我们从浅滩划往深水区,总要经历一番艰难的考验。有时风大到无力挥桨,只能有如小鸟般,在上升气流里借力前进;有时陷入湍流,眼看就要偏离既定航道,我紧张得以为自己已被老天爷盯上,随时都有身陷囫囵的可能,于是惟有拼尽全力,以桨为剑,一直跟大自然搏斗到汗如雨下,转危为安后方能放松。一个资深逐浪者曾跟我说过,SUP是对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冲浪板就是你的车,桨则是你的方向盘,想成为一名SUP高手,你需要具备“顶级跑车制动系统般”的能力。

一天的疯狂过后,我和约翰浑身湿漉漉地返回旅馆。我们的住处名叫“海边花园”,与其说它是家旅馆,不如说更像一个巨大的调色盘——薰衣草紫、天空蓝和海藻绿杂糅在一起,与店主设计的白色内饰与马赛克地板相得益彰。我和约翰的房间唤作“狂热者”,内置一张古典的四柱床,上头还罩着柔情的白纱帐,室外淋浴间的色调则是浪漫的樱花粉。房间里的空调很带劲,我们参加年青人们的聚会后回来,往往要靠冷气给躁动的灵魂降降温。

早晨,服务员南希会为我们送上蓝莓煎饼、奶昔和菜肉馅煎蛋饼。蕉森莺和蜂鸟在附近飞来飞去,忙个不停。夜幕降临,我们最爱到克鲁兹湾的饭馆品尝墨西哥煎饼,而后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稍作休息便冲进酒吧,品尝那里的特色佳酿——椰子朗姆酒。

盐池号称圣约翰岛头等漂亮的海滩,有着加勒比海特有的、奶油白色的海岸线。穿过浅滩,我们把冲浪板划到另一边用时约10分钟。正当同急流较劲时,我突然发现水下潜伏着更大的威胁——好大一条礁鲨!我们仨同行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也许,跟掠食者巧遇是很多人的梦想,于我则是此生不想再来第二次的恐怖。

第二天早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巧克力孔路。这条小径穿过一片别墅区,终点所在的巧克力孔湾尤其狭窄,停靠了许多本地人的船只。我们执桨穿梭其间,不知不觉间便离岸越来越远,进入了深水区……

什么?鲨鱼居然又出现了,还不止一条!一时间,我仿佛失去了平衡感,两股战战,不知道该如何飞回离这里很遥远的岸边。约翰在前方大喊:“不要往下看,紧盯着你的桨。”我忍不住还是瞄了瞄水下。幸运的是,目的地约会湾已近在眼前,海面上蓦然腾起一片金光,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惟一能看清的只剩踏在冲浪板上的脚。

顺利脱险后,我和约翰直奔珊瑚港的一家小酒吧。那里的环境最适合平复心情,你可以坐在酒吧外,一边用脚丫子戏水,一边看当地人如何大快朵颐、畅饮开怀。猛灌了好几杯朗姆酒,酒精刺激了我们的神经,让我们口中的“人鲨竞赛”更富传奇性了。入夜,回到旅馆,我们激动地同南希讲起白天的经历,对方报以一笑,似乎对此早已司空见惯。

在我心目中,SUP这种一直“飘”在水上的运动,的确是追求自由者的好选择:你可以悠然游曳在船只不能到达的浅滩和岩地,也可以大胆挑战浮潜者无法前往的深水区。只要小心避开鲨鱼出没的海域,相信你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尽览维京群岛美景的非凡体验。

维京群岛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由英属维京群岛、美属维京群岛和西班牙属维京群岛组成。美属维京群岛是美国在加勒比海的非建制属地,为美国1916年从丹麦手中购得。

美属维京群岛由圣托马斯岛、圣克鲁斯岛、圣约翰岛3个主岛和50个小岛组成,总面积344平方公里。3个主岛各具特色:圣托马斯岛上坐落着美属维京群岛的首府——夏洛爱蜜莉市,市区遍布各种免税店,堪称购物者的天堂;圣克鲁斯岛则拥有曾在18世纪盛极一时的制糖厂遗迹,当中深藏着一段奴隶的血泪史;圣约翰岛则以景观美丽而著称,美国维京群岛国家公园设在此地,岛上的象鼻湾拥有最美的白沙滩,游人可以在此参加潜水培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